走进建筑工地,在炎炎烈日下作业的工人,大多是一张张不再年轻的面孔。七八月,那些走出校门的建筑业毕业生,有多少最终走进工地?在这个酷暑难耐的夏天,记者兵分多路,赴广西、河南、广东,了解建筑工地的用工现状。

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邕江边,轨道御玺君临湾项目,20多栋高楼已近封顶。每天,近400名工人在现场作业。这个夏天,没有应届毕业生进入工地一线,目前,该项目最年轻的工人,是26岁的刘小泉,3年前毕业于一所大专院校工程造价专业。

据了解,整个项目,30岁以下的工人不超过30个。“现在工地的主力军,还是上世纪90年代从农村进城务工的那批人。30年前他们20岁左右,现在老了,年轻一代不愿意加入,导致青黄不接,工人断层了。”广西汇众建筑劳务有限公司董事长黄明亮告诉记者。

年纪偏大的工人挑大梁,在全国各地的建筑工地越来越常见。在河南省许昌市一峰广场综合楼项目,50岁以上的工人占了一半。数据显示,河南作为全国劳务输出大省,目前有建筑工人500多万,其中50岁以上的约占50%,“老龄化”现象凸显。

在广东,记者从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了解到,广东目前登记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建筑工人管理服务信息系统的在场工人有301.7万人,其中50岁以上占比31.7%,40岁以上占比58.5%。

据业内人士介绍,传统建筑业劳动强度较大,且不少工种需要高空作业,对身体素质要求较高,合理的建筑工人队伍,应以年轻力壮的工人为主,40岁以下为宜,年纪偏大的工人应只占少数。

但目前看来,建筑工人“老龄化”现象已十分明显。国家统计局《2021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2021年全国农民工总量29251万人,其中从事建筑业的农民工比重为19.0%。农民工平均年龄41.7岁,比上年提高0.3岁;40岁及以下农民工所占比重下降;50岁以上农民工比重继续提高。

随着时间推移,年纪渐长的工人逐渐感到吃力。49岁的河南建筑工人徐建民从19岁起就在工地务工,当过砌筑工、粉刷工、混凝土工。他说,45岁之后就开始感觉力不从心,但找不到人接班,而且生活压力大,只能咬着牙继续干。

与此同时,“招工难”问题也在凸显。“十年前,招工消息放出去,一天就能招满一个项目所需工人。现在线上线下多种渠道发力,十天半个月才能招满人,很费劲。”黄明亮说。

数据显示,2021年全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为57.8%。也就是说,还有超过40%的适龄年轻人进入社会,而这些年轻人,最终选择建筑业的少之又少,刘小泉的同班同学,包括他在内,只有2名毕业后选择到一线当工人。

据南宁市轨道御玺君临湾项目部副经理李海峰介绍,这几年建筑工人的薪酬不断提高,刚出校门的年轻人到工地当学徒,月薪有五六千元,一两年熟练后,可提至八九千元,成为“师傅”后,可月入万元。相对于老一辈的工人,年轻人文化水平更高,上手更快。

即便如此,愿意到一线的年轻人还是不多。“家庭经济条件稍微好一点的都不愿意来,来的大多家庭经济条件比较差。”李海峰说。

珠海市理工职业技术学校教师范云龙说:“社会对建筑工地的印象是工作环境差、不利于健康、没有技术门槛、晋升空间有限。经济条件稍好的家庭,不愿意让孩子去吃苦。”

同时,各类新兴职业涌现,年轻人选择更多元。广西建设职业技术学院就业指导老师林秀丽坦言,随着生活水平的普遍提高,大多数年轻人不再有经济的后顾之忧。虽然建筑工人收入较高,但单调、辛苦的特点让人却步,相比之下,短视频制作、网络直播等工作更受欢迎。

其实不然。近年来,我国一直鼓励培育新型产业工人,各式各样的劳动技能大赛、工匠评比活动,展示了不少一线工人的绝活,塑造了新型的工人形象。不少技能人才凭借手艺成为行业先锋人物,职业发展和生活待遇都得到较大改善。

2020年,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等12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加快培育新时代建筑产业工人队伍的指导意见》,提出到2035年,形成一支秉承劳模精神、劳动精神、工匠精神的知识型、技能型、创新型建筑工人大军。多样的扶持鼓励措施,让建筑工人有可施展的舞台和空间。

“再过几年,现在这拨工人退出舞台,谁来接班?以后谁来建房子?”有着20年建筑工地管理经验的项目经理郭亦兵对未来比较担忧。

但在全国著名的“建筑之乡”,拥有1000多家建筑业企业的河南林州,该市建筑业管理局局长吕现朝却认为,建筑工人“老龄化”并非完全是坏事,“建筑岗位对年轻人吸引力越来越小,从而助推企业进行建筑工业化改革,开发运用机器替代人工。”

他认为,随着新技术发明,机器作业将代替人工作业,施工效率会大幅提高。同时人工也要适应机器、掌握机器、运用机器并推动机器持续革新进步,促使建筑工人更年轻化、专业化、先进化。

这个夏天,一批建筑机器人产业技师在广西南宁、北海等多个城市上岗。31岁的罗辉明就是其中之一。7月26日下午,在南宁市时代城项目11栋1801号房,罗辉明在平板电脑上给出指令后,室内喷涂机器人缓慢移动,向天花板喷洒乳胶漆。

仅用1.3个小时,室内机器人就完成了一套建筑面积115平方米房屋的墙面和天花板乳胶漆喷涂。而在过去,这项工作需要2个工人作业4个小时方能完成。

据施工方项目经理蒙铎予介绍,目前该项目应用了5款建筑机器人协助作业。“相对人工,建筑机器人有更高的施工质量和效率,可以将工人从高强度和危险性较大的岗位中解放出来,降低劳动强度,减少职业病的发生,施工环境看起来也更‘高大上’。”

据了解,近两年来,不少行业龙头企业相继探索使用建筑机器人替代工人进行作业。混凝土施工及修整、砌砖抹灰、室内装饰装修、外墙高空喷涂、地库装修等建筑全生命周期均可利用建筑机器人作业。

与此同时,政府、行业主管部门也在行动。今年,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印发《关于征集遴选智能建造试点城市的通知》,提出决定征集遴选部分城市开展智能建造试点。广东省则将“推动智能建造与建筑工业化协同发展”作为重要举措,纳入《广东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并在《广东省促进建筑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措施》和《广东省建筑业“十四五”发展规划》中专门阐述,提出加强智能建筑、“机器代人”等应用场景建设,推动重大产品集成和示范应用。

不少受访的业内人士表示,随着科技元素的注入,建筑工地的作业环境将得到极大改善。行业被倒逼改革,建筑工人会逐渐成为社会中有门槛、令人向往羡慕的职业,对年轻人的吸引力将会增加。

与此同时,提高工人待遇、提升工人的职业自豪感,也可有效解决老龄化、用工难问题。“生产生活待遇的改善,有助于吸引更多年轻力量加入建筑产业工人队伍。”广东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有关负责人表示。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财政部、人民银行等有关部门近日出台措施,完善政策工具箱,通过政策性银行专项借款方式支持已售逾期难交付住宅项目建设交付。

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函,同意建立由国务院领导同志牵头负责的国务院优化生育政策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同时明确,联席会议不刻制印章,不正式行文,按照党中央、国务院有关文件精神认真组织开展工作。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计划生育兼职委员制度同时撤销。

近日,贵州省委办公厅、贵州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贵州省自建房安全专项整治工作方案》,要求在全省开展自建房安全专项整治工作,依法依规彻查自建房安全隐患,对危及公共安全的自建房,快查快改,立查立改,及时消除各类安全风险,坚决遏制重特大事故发生

近日,中国建筑学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注册建筑师条例》《全国注册建筑师管理委员会章程》及相关法规文件,在广泛征询全国各大设计企业、注册建筑师代表的意见建议的基础上,发布《注册建筑师职业道德与行为准则》,从标准规范和行动规范两个方面阐述了注册建筑师的职业服务内容和职业精神。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会同国防科工局、国家统计局举办“喜迎二十大、永远跟党走、奋进新征程”主题联学活动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